如何扭转资本“脱实向虚”的局面

发表时间:2021-12-22 13:10来源:《宁波日报》

   

“中国匠心大会”不久前在杭州召开,400多位参会代表皆来自国内制造业大牌民企。大会安排我作20分钟主题演讲,站在台上往下看,发现对面不少企业家满头银发,年龄应该已在70岁上下。

是怎么回事?会间餐叙,我问坐在身边的华立集团汪力成董事长。他解释说,这些企业家当初创业时都很年轻,风风雨雨几十年,现在企业做大了,年龄也就大了,他们也想早点退下来安享晚年,可做制造业这一行太辛苦,赚钱又慢,儿孙们不肯接手。迫于无奈,还得自己接着干。

后来我又问过几位相熟的企业家,回答也大同小异。我有了一种担忧:中国是否会因为制造业后继无人而出现产业空心化?并非杞人忧天。国内学界前几年就在讨论资本“脱实向虚”问题,中央也高度重视,说明我们也存在“产业空心化”的潜在风险。

资本“脱实向虚”的原因虽多,但归根到底是虚拟经济的利润率高于实体经济。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强调回归制造业,表明实体经济相对于商贸服务业已显得稀缺。既如此,资本为何还是对虚拟经济情有独钟呢?难道供求规律已经失灵?

要弄清这个问题,还得回到马克思。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中对“实体经济”与“虚拟经济”有过精辟论述。虚拟经济发展必须依托于实体经济,若脱离实体经济自行膨胀,必形成经济泡沫,最终会导致金融危机。而要抑制虚拟资本膨胀,前提是全社会利润率要平均化(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)。利润平均化需满足两个条件:部门间可以自由竞争;资本在不同部门能够自由流动。

现在看,中国的现实完全印证了马克思当年的分析。国内资本“脱实向虚”,的确是虚拟经济利润相对高所造成的结果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5年我国制造业上市公司利润率为6.84%,金融业上市公司的利润率却高达16.27%。金融业利润率之所以比制造业利润率高,原因是政府对金融业牌照有严格管制,资本难以自由进入。也就是说,目前金融业利润中,有一部分是“行政租”。

问题就在这里:虚拟经济部门不创造财富(价值),却参与财富(价值)分配。当财富(价值)一定时,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收益则相互消长:虚拟经济的收益高,实体经济的收益就会低。从投资选择看,虚拟经济收益越高,投资实体经济的机会成本就越大。制造业后继乏人,这应该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。

要扭转资本“脱实向虚”的局面,必须标本兼治。治本的办法,当然是打破行政性经营垄断。可此举涉及体制改革的方方面面,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。远水难解近渴,眼前还得有治标的办法,可考虑在税收政策上再作调整,进一步加大对制造业的减税力度。

2016年国家启动“营改增”试点,制造业适用税率为16%,建筑业和房地产业为11%,金融业和生活型服务业为6%。2019年,制造业适用税率调减至13%;建筑业和交通运输业减至10%。为支持实体经济,国家何不将制造业适用税率也减至10%?

来源:学习时报   王东京


文章分类: 行业资讯
分享到:
微信扫一扫,关注宁海模具协会公众号
浙江省 宁波市 宁海县 科创中心23楼
0574-65539598
0574-65539552
nhmould@126.com